adc免费观看_ADC视频在线_adc网址在线观看

戛納一線獨傢丨廖凡為角色深入警局 想聽昆汀親口誇電影“牛”

时间:2020-05-15 04:59:36 出处:adc免费观看_ADC视频在线_adc网址在线观看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摘要]首映現場著名的昆汀·塔倫蒂諾也來觀影,說起這位大導演,廖凡打趣說:“我特別想拉著昆汀的手,看完電影問他一句:‘牛逼嗎?’我想他肯定會說,‘牛逼’。”

廖凡在戛納

騰訊《一線》報道 作者:吳漢漢 發自戛納

在《南方車站的聚會》中,廖凡和刁亦男再度合作。兩人上一次合作瞭著名的《白日焰火》,雙雙成就對方在柏林電影節“擒熊成功”。

對於被通緝的周澤農在兩部其實並無關聯的作品中,廖凡的角色都是警察。比起《白日焰火》中的“失敗警察”,在《南方車站》中,廖凡飾演的劉隊長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一線幹警。

《南方車站的聚會》劇照

在“三不管”地帶的野鵝湖,劉隊長帶著幹警,對於被通緝的周澤農展開追捕。但隨著調查的深入,劉隊長也慢慢發現,周澤農身上並非外界看上去的那樣“罪惡”。

影片首映之後,廖凡的表演再次得到瞭評論界的認可和贊許。不過,對於廖凡來說,這次拍攝經歷像是跟著刁亦男再次學習瞭電影:“你看到這個電影的時候,你會發現之前的那種預設沒有任何意義,導演給你的是完全不一樣的,全新的表達。他帶著我,在這重新去學習瞭一下電影。”

首映現場著名的昆汀·塔倫蒂諾也來觀影,說起這位大導演,廖凡打趣說:“我特別想拉著昆汀的手,看完電影問他一句:‘牛逼嗎?’我想他肯定會說,‘牛逼’。”

昆汀出現在《南方車站的聚會》的首映現場

騰訊《一線》:這是第二次跟刁亦男導演合作,最初你對於這個故事有什麼樣的認識呢?

廖凡:第一個反應是說這劇本寫的真好看。跟之前的《白日焰火》的劇本也很不一樣,非常吸引人。可能看劇本的時候你會就開始預想拍出來的感覺是怎麼樣,感覺上好像比《白日焰火》寫的更極致。

騰訊《一線》:比《白日焰火》更復雜,包括敘事、節奏。

廖凡:雖然在影片當中表現的時間其實很短,大概是兩個白天,三個晚上,差不多就是這麼長時間,但是信息量很大。

騰訊《一線》:你在武漢體驗生活的時候,到基層派出所體驗生活,你說有一次差點出任務,是什麼情況呢?

廖凡:對,到一線幹警實際工作的區域去感受,包括他們的生活。具體任務不太方便說,確實有這麼回事。我特別想去實地看一看他們在現場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後來沒有成行,因為任務現場條件復雜,絕對是夠驚心動魄。

騰訊《一線》:這次這個角色對你來說是刁亦男導演給你出的一個新的挑戰嗎?

廖凡:也不是,是他帶著我去感受瞭一下全新的他的一個電影的世界。你在看這個劇本的時候你會說,這個跟上回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如此的復雜,人員那麼多,場面那麼吸引人。因為在《白日焰火》中,可能同樣的故事,隻有5個角色就把這個事給拍完瞭……很少有群眾的大場面。

在這裡面很過癮,但是現場調度起來非常麻煩。在拍的過程中,很多戲我也在旁邊看比如說他在餛鈍店、筒子樓的場景的拍攝。看的時候你就會知道,這肯定一個非常復雜的工程。雖然你知道整個過程是什麼樣,看過一些片段,可實際上你再去觀看這個電影的時候,你會發現之前的那種預設沒有任何意義。他給你的是完全不一樣的,全新。他帶著我在這重新去學習瞭一下電影。

騰訊《一線》:看首映的時候自己什麼心情,看完全場鼓掌有什麼樣的感受?

廖凡:這的觀影條件和觀影習慣,是非常讓電影創作者得到最大的滿足。

騰訊《一線》:你什麼時候看到昆汀,認出瞭他的呢?

廖凡:我們下車的時候,他其實就在我們後面下的車。有法方的去年接待我的工作人員,我們正在那打招呼,他就跟我說昆汀來瞭,我說哦。去年我們在走紅毯的時候,旁邊有一個人在我們前面把我們攔下來,讓他先走瞭,當時我們說這是誰啊,一下沒反應過來,那是馬丁·斯科塞斯兩次都很巧。等到瞭進電影宮的時候,福茂還專門拉著我說,昆汀在這。我們兩個人打瞭一個照面,他就坐在我們前面。觀影的時候感覺他也非常的興奮。

騰訊《一線》:你在觀影的時候最有感觸的一個畫面或者情節對你來說是什麼?

廖凡:挺多的,看完有兩天瞭,還一直在這不斷消化它。當然還是光影的運用,沒有臺詞的劇情,都非常吸引我。最關鍵的劉愛愛和周澤農在候車室外,兩個人交談,最關鍵的那幾句話都被經過的火車聲音遮擋過去瞭,非常的曖昧,又非常令人好奇。我覺得那種處理的方式是最棒的,任何的語言其實沒有什麼意義。

騰訊《一線》:這次跟《白日焰火》完全不一樣。

廖凡:我覺得是,他做瞭很大的嘗試,更自我,更個人化,更風格化。

騰訊《一線》:你有感受到他的變化嗎,尤其兩次合作時在現場的創作狀態?

廖凡:當你拿到這個劇本的時候,還是會有一些預設的。因為在這麼一個短的時間裡面,要把一個非常繁瑣的事情說清楚是很麻煩的。你也在想他會用什麼方式來拍,可能我在拍攝的方式還保持在對於像《白日焰火》那樣的長鏡頭或者氣氛的營造,那個更多的有很大的空間去表達劇中人物內心的狀態,在這個裡面開的口非常小。

騰訊《一線》:你的角色的“開口小”的情況下如何表演呢?

廖凡:他有意而為之,所有的人物都是有意為之,沒有任何的空間讓你去表達更多內心的東西,所有的人都是被劇情裹脅著在往前走。你剛才說的這個警察,有內心戲,但確實是非常的少。比如說警察進到民居裡面找周澤農的妻子,他看到小孩出現,馬上把小孩帶出去,而且和藹可親的。所以他也有很多面,隻是在很少的地方出現。比如在出警前他拉著他的同事開玩笑,說穿著范思哲的誇張T恤。你會覺得他其實就是一個很和藹可親的一線警察。

《南方車站》劇組

騰訊《一線》:這一次跟刁亦男合作,去年跟賈樟柯和薑文導演合作,這三個導演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廖凡:那肯定是不一樣,因為他們各自的電影都有不同的風格和各自的興趣表達,好惡都不同。你要跟不同的導演合作,最大的好處就能夠感覺到不同的風格,這個其實是最讓我覺得拍電影是最有意思的事。你一邊在拍,你一邊在學習。

騰訊《一線》:跟導演連續兩次演警察,你會覺得這個警察在多大程度上會影響大傢對你的想象?

廖凡:會不會受到一些阻礙,我覺得應該不會。大傢可以把我的警察設想成在去東北之前在南方做瞭一些突出的調查工作,調到東北去。昨天我在開記者的時候,我們開玩笑這麼說的,因為開始在於語言的運用的時候,也做瞭一些探討。是不是不說方言也可以?隨便,我是湖南人,你說長沙話也行,你要說東北話也行,要說東北話就不太合適瞭。在這是東北話的警察調到那是不是前後會有聯系。

騰訊《一線》:你現在武漢話的水平怎麼樣?

廖凡:很容易會健忘,你如果不使用的話。

騰訊《一線》:見到昆汀發現他的下巴是不是比你彎多瞭。

廖凡:比我寬多瞭,我倆有一拼。

騰訊《一線》:之前在薑文那裡不是專門拍瞭一個。

廖凡:我特別想拉著昆汀的手,看完,問他一句:“牛逼嗎?”我想他肯定會說,“牛逼”。這段可以掐掉。(笑)

騰訊《一線》:這個角色在的你職業生涯裡面也好,作為演員也好,會占多大的比例?

廖凡:這個電影其實可能在我目前看過的中國電影當中會非常罕見這樣的電影,能夠在這樣一個電影當中參加拍攝無論你的角色大和小,其實都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热门

热门标签